丝瓜视频

丝瓜视频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術科研 > 文獻選摘 > 详细内容
論話語分析與語用學的關聯
作者:朱琴琴  发布时间:2020/3/9  阅读次数:201  字体大小: 【】 【】【
 

   要: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以使用中的話語爲研究對象,它們一方面在跨學科研究、語境研究和應用取向上具有相通之處,另一方面在理論建設、研究內容、語料選取等方面具有相異之處,因此,它們可以相互借鑒,取長補短,相互促進。

關鍵詞:話語分析;語用學;語境;比較研究


一、引言

話語分析是“對口頭和書面語言的句子如何構成更大的意義單位如段落、會話、采訪等的研究”[1](139),語用學主要研究說話人是如何使用語言這一符號系統來達成交際目的的[2](1),兩者都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形成和發展起來的新興交叉學科[2](1-2)、[3](14-20) 。兩門學科在研究對象、內容和方法等諸方面存在相似相同之處,關系緊密,交叉融合,界限很難確定。關于兩者關系,有兩種總的說法:一、話語分析屬于語用學,因爲語用學是研究語言使用的學科,而話語分析的對象就是使用中的話語;二、話語分析包括語用學,因爲話語分析分析一切使用的話語,包括話語形式、功能和意義,而語用學偏重意義的研究,所以屬于話語分析[4](16-19)。孰是孰非,姑且不論,下面本文將從相通、相異和互補三個方面嘗試談一下兩者的關系。

二、相通之處

如定義所示,兩者具有相同的研究對象——使用中的話語,這一基本相同點便決定了它們之間有著很多相通之處。

第一、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具有跨學科性,且所跨學科也多有相同。它們與任何研究語言和語言使用的學科都有著潛在的關聯。首先與兩者關系最緊密的是會話分析,它是以日常交際話語爲研究對象、旨在揭示其中反複出現的會話結構模式的學科,會話分析研究的發現可以爲話語分析和語用學提供理論方法和分析框架。其次、兩者都研究語言的功能,話語分析區分信息功能和交際功能,語用學裏的言語行爲的類型就是根據言語的功能劃分的,因此二者又與系統功能語言學有著密切的關系。前者更是借鑒了功能語言學的銜接和連貫概念,使之成爲話語分析的重要依據,還有信息結構同樣來自功能語言學。再者、話語參與人是社會交際中的人,他們的社會屬性肯定對話語功能或意義的分析和理解産生影響,因此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和社會語言學息息相關。社會語言學是通過語言研究了解社會、通過社會語境來判斷語言使用的學科,話語分析的目的之一就是通過話語結構的分析,了解社會結構和社會運行,語用學裏有一個分支叫作社會語用學,注重談討語言與社會、文化的關系,研究社會的人如何通過語言改變和維持社會關系。除此以外,作爲研究語言的學科,它們與語言學的其他分支學科都有著密切的關系,語音特征的變化可以改變話語的信息結構,傳達不同的會話含義,句法結構的不同反映不同的說話人視角,發揮不同的語用功能,語義則有著更爲根本的聯系,話語交際的內容即話語的意義。

第二、话语分析和语用学都十分重视研究语境,因为没有独立于语境之外的话语,话语的生成、意义和理解等等无一不受语境因素 不同程度的影响。话语分析总是在一定语境基础上展开的,话语分析的经典著作Discourse Analysis一書獨辟第二章論述語境的作用,指出理解語境的幾個基本方法,對比分析幾種情景語境特征理論,討論上下文對話語意義的限制作用[5](27-124)。此外,銜接手段將語言成分和上下文及情景語境聯系在一起,話語中的信息缺失必須依賴語境才能達成連貫的理解。語用學的分析和研究更加離不了語境,言語行爲的語力差異需要語境來判斷,會話含義的推導離不開語境的支持,話語使用的得體理論離不開對語境的考慮,各種指示語的解析無不烙上語境的印記,關聯的推理和順應的過程都回避不開語境要素,等等這些都說明了語境在語用學研究中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第三、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是比較接地氣的學科,它們的許多研究成果都可以應用于語言教學和話語交際,尤其是話語表達。一方面,話語分析中的信息結構理論和主位-述位結構告訴我們語句順序的安排有章可循,不同的視角和順序會生成不同的意義和功能,銜接和連貫理論向我們解釋如何生成和理解意義銜接和連貫的話語,後來發展起來的批判話語分析和積極話語分析對了解社會語境下的語言使用有更加直接的關聯。另一方面,語用學幫助我們了解話語交際的原則,可使話語交際更加順利。言語行爲理論告訴我們同樣的言語行爲可以使用不同的言語形式,同樣的言語形式在不同的語境下行使不同的言語行爲,會話含義理論告訴我們如何借助合作原則推理言外之意,禮貌和面子理論教我們如何更加得體、禮貌地使用語言。

三、相異之處

話語分析與語用學雖然存在諸多的相同點,但畢竟屬于兩種不同學科,在理論建設、研究內容、研究方法和語料選取等方面有著不同的側重。

第一、話語分析和語用學的區別類似方法與理論的區別。朱永生曾指出話語分析雖然經曆了六十年的發展,但它在理論建設方面,依然奉行的是‘拿來主義’[6](43-50)。話語分析研究者們從語用學、系統功能語言學等各種語言學理論中尋找可以加以運用的理論和分析方法,還沒有形成自成一體的理論體系。這個理論上的缺陷無疑阻礙了話語分析作爲一個學科的進一步發展,使得當前的話語分析“只能停留在純粹應用性的語言研究層面上,稱不上是一個獨立的學科”[6](43-50)。也就是說,從一定意義上說,話語分析還沒有形成一門獨立學科,沒有自己的理論,更像是一種系統的分析方法和手段。而語用學是一門學科,有自己明確的研究對象,試圖通過對話語的分析發現話語交際的客觀規律,有可以拿來分析語料的語用學理論。同時,語用學理論成果又可以反過來指導話語分析方法和實踐,如言語行爲理論、會話含義理論、禮貌理論、關聯理論等。

第二、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研究使用中的話語,但側重點不同。話語分析重在“分析”,注重分析話語的內部聯系和結構,形式與功能的關系,意義如何通過形式結構得以生成,如詞語層面的代詞指稱、句子層面的主位結構、語篇層面的銜接與連貫乃至社會層面的話語與社會結構。語用學重在“使用”,關注話語的含義、用意和功能,特別強調說話人意義、如何通過話語信息理解話語意義或意圖,注重如何通過合作、禮貌、順應等手段恰當地運用語言進行交流,以達到交際的效果和目的。

第三、同樣以實際話語爲語料,話語分析和語用學在選擇語料時的傾向也有所不同。話語分析給予書面話語和口頭話語(或者不同媒介和模式話語)同等的關注,語料涉及談話錄音、通知、書信、報刊等,其中主位推進和銜接手段的分析常常被用于書面語篇的分析;而語用學以分析口頭話語爲主,且多以對話形式出現,很少分析書面話語,即使選取書面語料也都是以文字爲媒介(medium)的口頭模式(mode)話語,對書面語篇,特別是較長的書面語篇缺少關注和研究。

第四、雖然都非常重視語境對話語結構或意義的影響,但話語分析和語用學側重關注不同的語境因素。話語分析特別強調了話語交際中的語音因素,指出語音的差異對話語結構和意義産生重大影響,而語用學雖然認識到語音語境的重要性,但這一點並沒有在很多語用學理論中得到體現。語用學研究十分強調話語參與者的認知和心理語境,以及交際的社會文化語境,語用分析始終強調說話人的意圖、身份、認知方式等等,而話語分析雖然也區分了語言、情景、社會等不同語境類型,但似乎過于依賴語言語境和情景語境。

第五、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描述話語運用,但整體上感覺前者屬于說明性分析,後者屬于解釋性研究。話語分析很容易被看作是分析者對話語語料形式和結構的分析和描述,忽視話語參與人的作用,雖然本書在等多處強調話語的視角、指稱等是話語參與人的行爲;語用學不滿足于對話語使用的說明性研究,它是對話語交際機制的探索和解釋,試圖用語用學理論來解釋和指導話語交際。

三、互補之處

話語分析和語用學的相通之處是它們互補的基礎,相異之處是它們互補的切入點。兩者好似相互交叉的兩個圓,在相互影響和借鑒下,各自相對獨立,卻又不斷趨同,豐富著語言分析的研究。

話語分析重視宏觀和微觀話語結構分析,難以給予話語與認知結構、人際修辭、交際策略等之間的相互作用,及在話語生成和理解中的作用。Discourse Analysis指出話語分析原本就涉及語用學研究,作者在書中談到了預設、會話含義等典型語用學概念,還借用了合作原則中的關聯概念和參考了言語行爲理論[5](27-35)。除此以外,還可以借鑒禮貌系列原則、順應論,更多地考慮社會文化語境對話語生成和理解的影響,使得話語分析更加有理可依。

語用學注重話語意義的分析,對話語形式結構、意義結構的分析較少。語言形式(語音和文字媒介)是語言意義的載體,是分析語言意義的切入點,離開形式,意義無法進入話語交際。因此語用學應該增加對語言形式與語用功能關系的分析,借助語音模式、主位結構等的分析,使得語用解釋更加有據可查。

相近學科間的互相借鑒,可以爲彼此提供不同的理論支持和分析視角,增強各自的分析更具說服力。話語分析和語用學具有相同的研究對象,各有側重,各有所長,加強兩者的交流、甚至融合是完全可行、甚至必要的。

四、結語

話語分析和語用學都以使用中的話語爲研究對象,具有很多共同點,如兩者都具有明顯的跨學科性、重視研究語境、對語言使用有較強的指導作用。同時,兩者也有各自的不同點或側重點,話語分析是重在“分析”的方法,應用于書面語和口語的說明性分析,重視語言語境和情境語境,相比而言,語用學是重在“解釋”的理論,主要應用于口語的解釋性分析,重視語言使用者的認知和心理語境。因此,話語分析和語用學可以相互借鑒和促進,語用學理論可以用于指導話語分析,話語分析方法可以增強語用分析的解釋力和說服力。

  

參考文獻

[1] Richards, Jack C., Platt, John, and Platt, Heidi. Longman Dictionary of Language Teaching & Applied Linguistics [Z]. 北京: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2001139.

[2] 李捷, 何自然, 霍永壽. 語用學十二講[M]. 上海: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201114-20.

[3] 徐糾糾.話語分析二十年[J].外語教學與研究,1995(1)14-20

[4] 冉永平.話語分析的語用學基礎[J].外語與外語教學,1997(1)16-19

[5] Brown, G. & G. Yule. Discourse Analysis [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3 / 北京: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200027-124.

[6] 朱永生.話語分析五十年:回顧與展望[J].外國語,2003(3)43-50

来源:濮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6(5):82-83.


我要評論
  • 匿名發表
  • [添加到收藏夾]
  • 发表评论:(匿名發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錄
最新評論
所有評論[0]
    暫無已審核評論!
_______
________
__歡迎賜稿加入收藏教學反饋友情鏈接給我留言
Copyright©江蘇南京19-02-28【蘇ICP備19008385號-1】根根的個人主頁®Copied&Created